宋志平谈国企改革:管理者应被授予股票增值权等激励

发布于:2017-12-31 03:26 1843人参与
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会长、中国建材党委书记、董事长宋志平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会长、中国建材党委书记、董事长宋志平

  新浪财经讯 由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主办的“中国企业改革发展优秀成果(首届)发布会暨改革与发展高峰论坛”于2017年12月28日在北京召开。 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会长、中国建材党委书记、董事长宋志平出席并演讲。

  宋志平在演讲中强调了企业的机制改革。所谓“机制”是指企业的管理者、员工的利益和企业效益之间的相关关系。

  宋志平回忆,上些年纪的同志都经历过老国企,那时候就是“干多干少一个样”,我们当时提出“破除三铁”,“破三铁”的核心就是想创造机制,可是改革这么多年,今天回过头来看,最没有到位的还是机制。

  在国企的机制改革当中,宋志平提出应用股票和期权等方式激励管理者。“投资者买了你的股票,如果管理层和股票毫无关系,投资者不敢买,因为你和投资者的利益不一致”,“既然我们选择了上市这条路,我们就应该按照上市公司的机制,按照所有权的愿望来改造我们的机制,而不要相反”。 

  此外,宋志平还强调了“企业家精神”的重要性。“企业家要全力以赴的投入到改革的洪流里面来,要用企业家精神从事改革的事业,没有企业家的广泛参与,没有企业家精神来推动改革是不行的,我们要把顶层设计和首创精神结合起来”。

  以下为演讲实录:

  宋志平:各位来宾,各位同志,大家好。今天是成果的发布会,非常重要,尤其是邵宁主任、华岗主任亲自来参加,使得这个会议显得格外重要,而且他们两位都做了演讲。我们这个会议还来了不少的同志,有的是成果的获奖者,有的是企业的领导人,也有很多是研究机构的学者专家,大家今天齐聚一堂,我在这里代表研究会感谢大家接受邀请参加会议。

  我讲三段话。

  第一段,我把研究会的情况给大家介绍一下。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成立于1991年,是一个老牌子的协会,那时候正是上一轮改革的时期,当时在国家体改委下面成立了研究会。研究会的第一届会长是社科院企业所的蒋一苇同志,后来高尚全同志做会长,一直到2011年的时候,邵主任、华岗说应该换届,那时候改革说的不多,是一个比较远的词,但宋志平老讲企业改革,应该选一个大企业的领导人来做这个会长,当时就选我来做会长。

  2012年十八大报告中把改革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,尤其是十八届三中全会,我们党通过的关于改革的决议,要把国有企业的改革,包括混合所有制提到一个非常高的高度,推动了新一轮的国企改革。我们研究会11年换届之后到12年之后又来了一场改革的东风,研究会的工作进入了全面快速的发展阶段。

  我们叫中国企业改革和发展研究会研究会,最初的目标是国企改革,但随着经济的发展,不光是国企,民企也存在着改革的问题。改革是任何一个企业都面临的问题,企业在不停的适应新环境,我们要进行制度上、体制上的改变,民企也面临着股份制、规范化的问题,国企面临市场化的问题,中国企业改革研究会的改革意义也在延伸,也在发展。

  这个研究会还有一个名字叫做发展,叫改革和发展研究会,不光要改革,还要研究企业的发展,十九大的召开,包括刚刚闭幕的经济工作会议,把我们的发展定位为“从高速增长阶段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”,过去这些年,我们确确实实经历了高速增长阶段,我做的中国建材在成立之初只有20亿的销售收入,今年达到了3千亿,我做国药董事长的时候,当时是360亿的收入,14年我离开的时候达到了2500亿,今年要超过3500亿的收入。

  这是什么意思呢?在高速增长阶段当中,我们的企业也是高速增长,现在已经有115家中国企业进入了世界五百强,这是一个很大的数字。我们的企业和国家一样经历高速增长的阶段,现在,我们的企业也要和国家一样进入高质量的发展阶段。

  熊彼特1912年出了一本书《经济发展理论》其中说,一万辆马车还是马车,只有蒸汽机车才是质的变化,才叫发展。我们之前一直是高速的增长,规模的增加,到现在要实现高质量发展指的是质量上的发展,这个变化是很大的。

  我们研究会不光要研究改革的问题,还要研究企业发展的问题,怎么适应高质量的发展。最近都在研究这个问题,什么叫做高质量的发展,什么叫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,我们在研究这个问题。高质量的发展是什么发展。从过去的我们重视速度到重视效益,从过去重视数量、规模到重视质量,这些都是我们面临的一些问题。

  我们叫研究会,我们还不同于别的协会,我们是大家在一起研究问题的,今天这个会也是高朋满座,我们要“干”,但还要把“想”放在前面,更多的好好讨论讨论,好好的思考思考,谋后而动,这也是研究会想跟大家提供的平台。这几年研究会起到这个作用,一些重大的改革议题,一些重大的发展变化,研究会都给大家提供研究和讨论的平台。

  第二段话,说说我们这个成果。这个成果不是一年的成果,这是研究会成立以来大家所作出的成果。有两大本书,很厚,沉甸甸的,总结了国家的改革,企业的改革,企业的发展。过去我们比较重视宏观经济,而微观经济这一块,就是对企业的研究和企业的发展的总结是不够的,中国企业改革研究会就要做这个工作。

  最近全国MBA指导委员会在大连搞了一个案例中心,也要和我们研究会结合起来。我们要加大对于微观企业的运行、创新方面的研究,尤其是改革发展的研究。这次研究的成果,既有央企的,也有民企的,既有实体经济的,也有很前卫的新经济的,各种各样的都有。

  我觉得这次成果可以作为一个引子,我们以后会把成果做得更好。刚才华岗秘书长跟我说,也想总结一大批,包括格力,包括华为,也包括央企里面所有改革发展有成就的,我们认认真真的去总结。我觉得在改革里面既要搞试点,积极的试点探索,同时对于以往的经验,我们要认真的去总结,比如混合所有制,我们要推进试点,但是这么多年来,我们有那么多混合试点,效果怎么样,他们做的好不好我们要不要总结,所以我个人认为我们要把试点和总结成功的经验结合起来,让大家学习参照,这个也非常的重要。

  研究会的财力不是太够,我们也想多资助一些研究企业成果的研究人员,因为研究费时间费精力,有时候还要有物质方面的支持,下一步也希望能够有一些资金支持我们,增加研究经费。

  第三段话,谈谈改革。改革的大师是邵主任,二师是华岗,他们是指导我们的。我想就两个问题说说,一个是改革的机制,改革的机制非常重要,机制不光是国企,包括民企同样存在机制的问题。

  什么是机制呢?机制指的是管理者、员工,他们的利益和企业效益之间的正相关关系,他们有没有关系?如果没有关系,谈不上机制。过去我们干多干少一个样,干和不干一个样,那个时候的企业是没有机制的。最后这个企业的员工是冷漠的,大家没有活力,没有动力,也没有热情。

  上些年纪的同志都经历过老国企,那时候就是“干多干少一个样”,我们当时提出“破除三铁”,“破三铁”的核心就是想创造机制,可是我们改革这么多年,今天回过头来看,我们最没有到位的还是机制。

  最近国资委也在推进机制方面的变革,央企至少有几件事可以做,比如说在管理层的机制上,股票增值权,股票期权,让大家有个激励机制。因为我出去路演的时候,投资者最后一个问题总是问,宋先生请谈谈你的机制,有没有激励。我每次都说有。他们问有什么?我说股票增值权。他们又问兑现了没有?我说兑现了。

  为什么大家都会问这个问题?因为投资者买了你的股票,如果你的管理层和你的股票毫无关系,投资者不敢买,因为你和投资者的利益不一致。他希望你的管理者能有这样一个激励机制,这个非常重要。既然我们选择了上市这条路,我们就应该按照上市公司的机制,按照所有权的愿望来改造我们的机制,而不要相反。这就是我们讲的机制。

  员工在企业里面应该有什么机制呢?就是我们老讲的利用超额分红权,最近中国建材业在推这个事情。在西方跨国公司中,到了下半年基本上都会知道自己收入有多少。因为一块是固定的薪水,一块是分红,今年的效益好,分红就多,效益不好就没有分红。

  前年我见日本三菱商社的社长,他跟我讲今年企业不好,所以员工就没有分红,高管人员每一年分一次股票,股票退休后才能够流动。分红权是50%对50%,和效益相关的这一块占到50%,年底如果做得好还有特殊奖,占20%。他们这种大型的跨国公司,机制是最核心的。

  民营企业也不见得都有机制,虽然你想多赚钱,但由于机制做得不好,同样做不起来。美国都是私有制的企业,每十年就有80%的公司不存在了,不是说因为你是这样的体制,你就一定能够搞好,这也和企业的机制、创新能力等等有关。

  同样一个民营企业,有的发展快,有的发展慢,有的机制好,有的机制就不好,我们现在重点要研究企业的机制,而且在1+N的1里面,就是指导意见里面有一句话非常重要,企业的分配权利是企业的法定权利,任何人不得干预。我记得马凯同志专门给大家解读这句话,企业的机制改革是有空间的,但是很多企业没有去做,没有搞内部的激励机制。其他的大家都讲,我就想在机制上讲讲,中国建材现在在进行机制革命。

  第二点,我们的改革需要企业家精神,企业家精神这个概念是舶来品,党的领袖中很少提到,但习总书记多次提到企业家和企业家精神,习总书记说市场的活力来自于人,特别是来自于企业家和企业家精神,习总书记对企业家有着殷切的期望。这次十九大报告当中,就提到了要保护和激发企业家精神,大家注意,他用的是“保护”和“激发”,保护的反义词就是伤害,激发的反义词就是压抑。

我们现在要保护企业家精神,激发企业家精神,让他们能够安心安业,能够投身到改革里面来。上一轮的国企改革很有魄力,破除了当时的体制藩篱,使得国企向前走。今天的情况比当时好多了,一个是外部经济环境特别好,另一个我们现在也有了经验,经历了过去40年,改革有了经验。第三个,今天有了顶层设计,我们搞了1+N,有人跟我们来制定一些规则,来清理一些道路,给我们指明方向,大的路线图给我们划出来,而不是简单的摸着石头去过河,现在我们在总结以往经验教训的基础上,启动了顶层设计,就是现在1+N。

  N基本上都出来了,1早就出来了。现在的问题是什么呢?一个是加快试点,第二个就是普遍的加快推进改革。炮兵开炮打完了,该步兵前进了,我们的企业家要全力以赴的投入到改革的洪流里面来。还要用企业家精神从事改革的事业,我觉得这个非常之重要。没有企业家的广泛参与,没有企业家精神来推动改革是不行的,所以我们要把顶层设计和首创精神结合起来。

  这也是我想跟大家说的,我们现在的改革需要企业家一马当先,学习领会1+N改革精神的情况下,加大自己的能动性、主动性和首创精神,全面的推动这场国企改革。

  我想讲的就是这么多,谢谢大家。

  新浪声明:所有会议实录均为现场速记整理,未经演讲者审阅,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netease 
我来说两句 0人跟贴 | 1843人参与 | 手机发跟贴 |注册
文明上网,请登录发贴

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新疆互联网立场。